.........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乐手网 >> 吉他技术专题 >> 电吉他 >> 电吉他人物 >> 吉他教程正文
...

您想找的吉他教程是:

...

吉他世界对2003年G3三位大师专访!

作者:佚名    吉他教程来源:网络    点击数:518    更新时间:2005-10-2
   
这是美国的吉他世界杂志在G3巡演开始前对3位大师同时做的专访,我觉得他们聊的东西很有意思,所以翻出来供大家共享,很多原话是被我用自己觉得更抒服的口吻翻出来的(也又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不好直说,就改动了一点)。


  

        吉他世界(简“吉”):你们是怎样看待2003年现在的音乐界,你们是处在什么位置?吉他音乐是不是不重要了?是不是正在消失?还是在等待新的复兴?

        Joe Satriani (简乔):如果这种音乐型式已经死了,我们也不会在这了。

       Steve Vai (简“史”):对,我们本身在这里就是一个好的证明,还有很大一批乐迷欣赏这种音乐。我知道,因为我自己的的唱片公司Favored Nation, 我总是收到大量有才华的乐手寄来的作品。这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亚文化,还有很多人喜欢纯音乐的东西,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激励。但现在看,我们是需要一个救世主似的人物,完全重新定位电吉他的演奏方式,做我们以前都没尝试过的。可能会有这么个人出现,也可能没有。

        Yngwie Malmsteen (简“英”):这种音乐就是不受煤体的关注。今天,尤其在美国,媒体和网落冲击着人们的感官。但这些都是假的,你在电视上看到的,广播里听到的,杂志里看到的,并不代表这就是发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美国有2亿8千万人口。有很多人干着体力劳动,但仍心存着吉他英雄的梦。

        吉:你们对现在的Nu-metal,很重的降调吉他,和7弦琴是怎么看的?

        乔:创作和旋律还是不错的,如果你喜欢。一些成分是由音乐的声音和乐手的个人气质组成的。而媒体更看重的是明星的气质而不是音乐本身。在以前,这两点还是更平均的。你看像Jimi
Hendrix:极富有明星的一切气质,同时又是了不起的音乐家。这在今天已经很少了。你看到的更多的是媒体造出来的星,很有娱乐性。你不能把他们都一棒子打死,如果你觉的能体会到他们的,张开手就可以够到。

        史:我觉得他们是很有才的,只不过不同在音乐的不同领域——一些人重音乐,一些人更重视觉效果。比方说Marilyn Manson,我不觉的他的音乐非常有冲击力,但这家伙花在拍MTV和照片上花的功夫是可以看出来的。其中的细节和思想是同样让人折服的,这家伙有思想。不管有多怪,他是很不寻常的。

        英:我同意。

        史:还有Korn的新专辑untouchable:我有一段时间不停的听,放不下。我觉得,那是他们最好的作品,太高明了。他们是知识渊博的音乐家吗?不。但他们做的确是很实在的。同样的还有Radiohead,他们将整个乐队当成一个完整的整体的方式创作是很了不起的。当然,狗屁都不如的外面也多的是。
      
吉:一个布鲁丝吉他手会说Robert Johnson, Muddy Waters是他们灵感的来源。朋克会说是Johnny Rotten, Johnny Thunders。你们有没有这么一个灵感的来源?还是说早已经自成一派,不再受其他人影响了那?

        乔:你说的这些名字都是很了不起的,对我而言,只有Hendrix。我也有几张吉他手的大海报挂在录音室的墙上,每次我看着他们都想:这不是狗屁么?

        英:我总是对巴赫有特殊的崇拜,他对我的影想是最大的。吉他手总是去听别的吉他手,我总是想去尝试新东西。所以,我早期受Richie Blackmore影想很大,但之后我就要找我自己的风格。我把我的深紫的专辑放在一边,找了一大堆巴赫,贝多芬,帕格尼尼这些古典音乐,这完全改变了我大脑的思惟方式。因为突然间,我想到的是不同的元素,不再是单一的布鲁丝调子。这些模进,琶音都开始从我的音乐中出来了。

        史:对我来说,很容易说Jimmy
Page改变了我的生命。无论什么时侯,当我们聊起影响我们的吉他手,很容易对谁谁指指点点。但我觉的真正影响我们把人生的方向定位在吉他上,并追求这份理想——是我们的父母,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们身旁的人。我很幸运的对戏剧音乐感兴趣。这就是我家人常听的。Leonard
Bernstein,Stephen Spndheim他们就是我喜欢的。戏剧音乐——有很特别的艺术性,我有所有的Andrew Lloyd Weber的作品。

        英:Jesus Christ Superstar也影响我很深。我姐姐比我大7岁,所以她有很多音乐唱片。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她第一次带回来Jesus Christ Superstar的唱片。其中第一段吉他riff,每次我听到都感到莫明其妙的激动。说到歌词:Tim Rice是天才!我在自己的歌词创作上花很大的功夫,所以我很配服他。他是我喜欢的的唯一的摇滚歌剧。

        史:我最早的音乐记忆是“西城故事”,Berstein简直是不可思异。那是我小时侯唯一听的东西。我以为那是全世界唯一的唱片。

        吉:我从来都没有想到Steve会对舞台音乐感兴趣。

        乔:(以嘲笑的口吻)怎么你不觉的吗?

        史:我真是个很糟糕的的演员,装的不像。
      
吉:我对你的看法完全改变了。

       乔:这真是很有意思,因为我实在是受不了舞台剧,其中戏剧的部分。我是正相反的,我第一次听到John Lee Hooker的老唱片,我简直不能相信。我更对一个特殊的人的表演感兴趣。

      史:我不喜欢布鲁斯。Robert Johnson能无聊的让我放声大哭,我喜欢深紫,皇后,奇伯林飞船他们音乐的能量。当然,在我13岁那段也对舞台剧的一些夸张的表演感到厌倦。但Frank
Zappa出现了。他把音乐中所有的东西,吉他演奏,音乐性,还有搞笑都接合在一起。还有其他的影响。很走运在高中时我有一个非场棒的乐理老师,我也完全爱上了那些可爱的小黑点。更幸运的是有乔当我的吉他老师,他带我接触了Wes Montgomery。但是像我说的,我们的音乐背景是很不同的。是什么给我们的勇气去追求音乐事业?是什么给我们动力去花费大半的童年的光阴练习?为什么我们对手中的乐器这么痴迷?我不认为是这个乐队或那个乐队造成的。他们都影响了我们。我想对于一个非常有恒心的音乐人,他的动力是与你我都不同的,可能是发生在他生命中的一件事情,或是什么人说的什么话。谁知道是什么激起了我们心中的渴望?

        吉:你的意思是说,不是“性”?

        史:其实,也可以说是一部分。性和女孩子是我们都有的很强大的本能。当面对选择是做音乐,还是做爱的话,我想我们早落的精尽人亡的下场了。

        吉:人们总是幻想两者是相连的。

        乔:不错,你总是听到有人说“你玩音乐就是为了泡妞吧”之类的说法。

        英:当我初到美国时,那是我听到过的最无法理解的话。也是我第一次听人说“哥门儿”(dude)这词。有一次,一个人跟我说,“嘿,哥们儿,我打赌你弹琴就是为了和姑娘找乐子,对吧?我说“你说什么?”我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当然,我认识不少人是这样的,但我不是。

        史:我是这么混了一段时间的。(学傻的口吻)“对呀,我就是为了和小姑娘找乐子的。”忽然有一天,我说“我不是这样的。”这其实是我最少想的事情。是,我想装酷,我想别人接受我。但同时对我也是一个锻练人格和尊严的机会,因为我可以做些事。但是当然,如果你和David
Lee Roth这样的人一起演出,你不动都有数不尽的姑娘往你怀里跳。

        吉: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是为什么决定做完全是吉他的专辑?

        英:这个决定不是我做的。正相反,我当时在这个乐队Alcatrazz里。乐队签的唱片公司想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做我自己的音乐。当初的想法是我还代呆在乐队里,做不同的专辑。乐队正在巡演,我抽时间就钻进录音室里做自己的东西。我是想找个歌手,做一个有人唱的专辑。但是唱片公司不干,“不行,你不能这么做,你要做一张纯乐曲的专辑。” 我说“纯乐曲?你疯了?!”但是最后还是出来了,而且还为以后的乐手做了一个很好的借见,但最初的想法却不是这样的。

        史:这可太逗了,完全相同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我也是在这个叫Alcatrazz的乐队里!一个唱片公司找到我,签下了我,说“你要做一张纯乐曲专辑”,然后那就成了90年的“战征与激情”。

        英:我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但当时我是不应该离开那个乐队的。但我还是离开了,我觉得做自己的东西更舒服。真是很逗,我一点都不知道你也是同样的经历。

        史:完全完全相同的经历。嗷,起实我离开,是因为David Lee Roth让我跟他。

        英:他也问过我。

       史:真的?!

        英:我们在巡演路上。他出现在我们的一场演出上,就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他的乐队。我也许应该答应他。

        史:你们俩一定能处得好(笑)。

        吉:乔,你从来都没说过你是选择这条路还是它选择了你。

        乔:那是有点不寻常的。我当时在这个流行摇滚乐队里,叫Squares。我们在一起很努力,有一次节日期间,我做了一张EP的小玩意(1984年同名EP)全是乐曲。我一开始就是想把它做的能有多怪有多怪。我想我当时受了Steve很大影响,他寄给我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皮肤裹着的垃圾”。同时我注册了自己的公司发行这张EP。专辑就落到了一些杂志撰搞人手里。我的转折点就是这些撰搞人即不知道我的乐队,也不知道我是谁。他们就以为这张EP是一个很严肃的音乐家的一张很严肃但很特别的尝试。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主意。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方式使我脱离开这个流行摇滚乐队,成为了一个纯乐曲的吉他手。因为那时在广播里只有爵士乐是纯乐曲的。你是肯定不会上MTV的。Michael Jackson和Mortley Crue是老大。那些才是卖上百万专辑销量的大腕。

        吉:所以也是有些相似的经历。原先构想的一点新尝试却成了一生的事业。

        乔:完全正确。我肯定我们都有过别人问“你现在该开始巡演了。”时侯,我们就一愣“巡演?纯乐曲?没有歌手?就我一个人?整晚上?”

        史:那就是我没有为“战争也激情”专辑做巡回演出的原因,也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失误。因为我当时应该是去做的。但我正好结束了一个13个月长的巡演(和白蛇),我老婆又赶上生了孩子,所以纯乐曲的巡演对我来说有点怪,“什么意思?你让我在观众面前把衣服都脱掉吗?”

        吉:说到演出,G3的观众是什么样的?现在的预测是都是十几岁的男性吉他蛀虫。

        乔:不,我想是更混合的观众群。每一个音乐家都会吸引来不同的观众。G3在过去的几年里也找到了他自己的观众。我们知道这是很特别的演出。我觉的,不管男女老幼的观众我们都有。我们看着观众又互相看着对方,说“喔!有这么多人!”而且观众群的不同性也是很出忽意料的。

       史:我所关心的是,G3是超越流行之上的。对喜欢吉他的朋友,这是一个新的尝试。因为我们真的是很敬业的。什么时侯乔打电话给我,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他和G3,我的心里就开始激动的跳。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吉他音乐的庆典。就算你是13,14岁,喜欢Korn这种重音乐,你也可以来我们的演出,不是说你就不酷了。
      
吉:像你们说的,你们在一起表演,也同样相互影响,都希望自己做的更好。

        乔:这是最好的竞争,因为完全是建立在友谊的基础上的,结果那?更好的演出,大家都受益。

        史:我对这些家伙是非常尊敬的。但我同时又对自己有着极高的自信。我们都是。像Yngwie——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觉得和他难处,就是因为他太自信了,自信的让别人都受不了。你可以看到,读那些20年前的的采访。他除了做他自己Yngwie,就没有其他选择,这是很美的好的事情。

       英:能在G3上表演是我的荣幸。我们3个在一起,一定会让观众疯狂的。我太兴奋了。

        乔:能把Steve和Yngwie凑在一起是我很旧以前就有的主意。很难把每个人的日程表安排的恰恰好,但这次,是最好的机会。

将吉他世界对2003年G3三位大师专访!加入网摘:

365Key  | 新浪ViVi  | 和讯网摘  | 天极网摘  | POCO网摘 

吉他世界对2003年G3三位大师专访!文章录入:吉他教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