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乐手网 >> 摇滚世界 >> 乐坛资料 >> 文摘正文
...

您想找的文摘是:

...

中文Hip-hop发展史话

作者:佚名    文摘来源:不详    点击数:518    更新时间:2008-4-2
   
Hip-hop, 情绪与享乐主义倾向。无可否认,Eminem的暴红让很多以前没有接触过Hip-hop的中国人知道了“嘻哈乐”这样一个概念。如今7月中,美国当红另类Hip-hop乐团“黑眼豆豆”(Black Eyed Peas)即将在北京举办演唱会,提前预热的宣传声势又把Hip-hop这块炙手可热的山芋升了升温。然而,号称“喜欢Hip-hop”的群体究竟是喜欢看热闹还是真正热爱这种音乐形式?是否人们已经默认了“在歌曲中加入说唱就是Hip-hop”这种港台音乐给我们的错误印象?如果说Hip-hop已经普及了,那为什么在中国依然没有高呼声大流行的本土Hip-hop乐队?

  Hip-hop如何定义

  哈狗帮如果你是《音乐周刊》的忠实读者,一直在持续关注《20世纪最后的草根艺术——嘻哈文化发展史》这篇连载文章,那么这篇短文里简单定义的Hip-hop一定无法做到深入和详尽。基本说来,它是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创始于纽约贫困工薪阶层及少数族群后裔中的一种艺术形式,汇集了非洲音乐、南北美洲的艺术文化。在创始之初,Hip-hop一词由四大元素组成:DJ(混合,切割和插片)、MC(说唱、节奏和朗诵)、霹雳舞(扭动和旋动)、涂鸦(美术、喷绘、图画和涂抹)。这一时期称之为老派嘻哈,也就是Old School Hip-hop。

  新派的则出现在90年代初,并流行至今。与老派不同的是,这种Hip-hop以更快的节奏,更复杂的歌词为特点。新派嘻哈因Jay-Z,Nas,Tupac和The Notorious B.I.G等乐手的成就而进入了今天的国际流行系列。当Hip-hop在90年代大红大紫之时,许多不同风格也在新派年代萌生出来。Hip-hop不仅是一种城市贫民窟的音乐,更成为代表城市贫民的呼吁。说唱家们开始着力于描述他们或他们身边人们的生活。

  中国Hip-hop歌迷群体浅析

  黑眼豆豆刚来过中国嘻哈乐最早进入中国的渠道依然是打口带。那时候,卖磁带的摊主会把各个类型的音乐分门别类装在盒子里,供购买者根据喜好挑选。他们在卖磁带的同时通常身边会有录音机,除了放类似于“涅磐”,“枪与玫瑰”等如今人尽皆知的摇滚乐队的东西之外,也有特别钟情于Hip-hop这一类型。就当时来讲,Hip-hop类型的打口带数量和摇滚乐基本是平等的。尤其在美国,就算在现在,嘻哈音乐和摇滚也都是在唱片工业中处于平起平坐的地位。

  中国的音乐一路发展下来,人们对于旋律性强的东西的接受程度始终高于节奏性强的东西。所以在当时购买打口带的群体之中,偏好摇滚的明显要比偏好嘻哈乐的人多。但不可否认,已经开始有人对这种黑人的音乐产生了强烈的好奇。直到1997年“韩流”的大肆入侵,几乎所有的青少年都受到了H.O.T的影响。在心底“以不同于摇滚之外的另一种形式”反叛的少年少女迷上了H.O.T这种把流行歌曲与说唱结合起来的音乐形式。虽然它并不是正经的Hip-hop,但它令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种边唱边说的感觉。纵使听不懂歌词,那种诉说时候的愤怒、呐喊、悲伤、喜悦却可以通过歌手的情绪表达出来,没有国界。

  2000年是Eminem的一年。发展到这个时期,嘻哈乐在中国已经有一群歌迷存在了。一类是受韩国流行乐影响钟情于服饰华丽、舞蹈出众的韩国偶像团体的歌迷们,当然也有人因此而去关注了韩国Hip-hop教父级人物Seotaiji等,继而开始研究这个产业。另一类是一开始就喜欢欧美Hip-hop的,这类人通常看不上喜欢“韩流”的群体,但又没有找到欧美乐坛中最能代表他们心声的旗帜。直到Eminem出现。当然,对于对Hip-hop了解已经很多的人来讲,Eminem并不会影响他们选择嘻哈音乐的角度。但Eminem却无疑成为了一些还没有找到Hip-hop风向标的人顶礼膜拜的对象。他音乐中的流行、反叛、谩骂、戏谑、自嘲,像一颗弹药一般填补了新一代青少年心里空缺的地方。于是他们借着Eminem的音乐,用内心强大的机枪把自己的恶气顺风发射了出去。新的歌迷群体形成了——滑板少年,涂鸦爱好者,街舞高手,即兴Hip-hop表演团体——嘻哈乐在中国似乎是流行起来了。

  是什么阻碍了Hip-hop的主流化 

  然而,Hip-hop在中国还是没有成为主流。它完全不是流行乐的对手,甚至也没能分得摇滚的一杯羹。究竟是什么阻碍了Hip-hop的主流化?资深乐迷Badbrain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先要承认Hip-hop音乐在中国的发展正在经历一个瓶颈时期。这个意思是说,并不是我们没有Hip-hop音乐的艺人、乐迷和消费者,或者唱片公司并不是不想去做创造这样一个崭新的市场。而是,我们无法突破眼前的这张无形的网。他网住了我们的视线、混淆了我们对Hip-hop音乐的概念甚至将其进行了扭曲。这张网就是我们造成本土Hip-hop音乐停滞不前的重要瓶颈。”

  “那么究竟这张网是什么就成为Hip-hop在中国无法成为主流的一个重要的研究对象。网是纵横交错、盘根错节的,所以这个问题就绝不是单一的某一因素造成。我们知道Hip-hop音乐源于美国的街头,源于非洲裔社区,其中经历的的历史、社会、环境因素并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明。而在另一个意识形态、价值观、生活方式截然不同的东方国家,Hip-hop音乐一定会产生本质上的理解鸿沟。我们可能会喜欢50 Cent、会喜欢The Game,美国人也喜欢,但是他们的喜欢和我们是有区别的。我们对于50 Cent歌中描绘的血淋淋的枪杀、毒品交易会像欣赏大片一样兴奋;而大洋彼岸的人却在为50 Cent能准确描写自己的街区生活、又可以将美妙音乐带入每日必去的俱乐部而倍感亲切。理解的鸿沟直接导致了误差的存在,随后对于Hip-hop音乐历史、风格演变、整体发展等自然成为问题。我们会看到满街的年轻人喜欢Eminem,却从来不了解或接受Big Daddy Kane、Rakim等Hip-hop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那么,我们理解的Hip-hop是什么?”

  正像刚才分析所说,中国有真正的Hip-hop乐迷存在,但大部分人只是打着“喜欢Hip-hop音乐”旗号。并不是说他们是伪乐迷,只是因为他们欣赏的是Hip-hop表层上的东西,也就是流于形式。至于音乐本身,若一首歌里有说唱作为点缀,似乎便新奇又好听。“国内更多的Hip-hop概念源于我们(及港台)的唱片工业。随便一首歌含有段说唱或者独白,我们的文案中肯定会出现此大碟‘融合了Hip-hop元素’的字样。很遗憾,Hip-hop的字眼儿被滥用了。因此,大多数人的概念中形成了Rap就是Hip-hop。这是我们唱片工业的责任。我们需要对唱片工业来个大普及,当然这是个后话。既然唱片工业不能判断Hip-hop音乐到底是什么?那我们又怎么可能指望将Hip-hop带入主流呢?”

  中文Hip-hop实行起来困难重重 

  正像“英式”这个词被滥用了一样,很多聆听着在没有搞清楚概念之前就有了盲目的认知,并且以错误的思维观念去看待这个事情。对此,Badbrain也表示赞同:“最直接受影响的未来Hip-hop音乐消费群的大多数也不具备判断力。如前所说,意识形态、价值观、生活方式截然不同。Hip-hop音乐的灵魂是写实和街头生活,黑帮盛行衍生了Gangsta Rap、地理和口音的不同造就了东部和西部饶舌乐,舞会盛行的南部会有Party Rap,他随着生活方式和习惯的不同会衍生出不同的亚分类。Hip-hop音乐嚣张、夸张、甚至自我膨胀,这和我们以谦虚为本的古老道德誓不两立。因此,大部分人会觉得饶舌乐低俗,下三烂,不入流。在他们眼中,Hip-hop就是在讲脏话的市井文化。这对Hip-hop在国内的推广有着直接的影响。 

  在笔者进行这篇文章撰写之前,曾经询问过许多资深乐迷了解他们的想法。但无论是目前在唱片公司领导级人物、在音乐产业中任职的朋友,还是依然热衷于音乐的纯乐迷,关心Hip-hop的比关心英式、电子的少了不知道多少。其中有上述Badbrain分析的想法的人很多。加上欧美Hip-hop大面积俚语和脏话的使用,对理解也造成了困难,无法使那些真正想因为歌词而受到感动的音乐爱好者动容。“想要Hip-hop全面流行起来比英式更难。文化的差异造成了人们思维角度的不同。这是无法否认的。 

  那么,本土的Hip-hop音乐前景如何?同是亚洲国家,1992年韩国嘻哈教父Seotaiji就开始探索这条道路,所以1997年后,结合了说唱的韩国流行乐全面开花也就不难理解。1995年左右,由Dragon Ash领军的嘻哈风潮在日本全面爆发,至今Hip-hop音乐在日本依然有着广泛的受众。中国音乐的发展永远晚别人一步。2000年,台湾的说唱团体哈狗帮(MC HotDog)开始崭露头角。2001年,中国大陆上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Hip-hop团体CMCB出现。晚归晚,若能按照良好的模式发展下去也是好事。“然而,除了要跨过观念上和理解上的鸿沟外,中文饶舌能唱得不别扭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在以押韵和节奏为主的Hip-hop音乐中,脚韵无疑为中文饶舌增加了难度。从音乐方面看,抛开国人不热衷于节奏的传统原因,我们对于Beat的制作还很陌生。对于采样、拼贴技术和DJ技巧更是疏远。非常不幸的是,如今的Hip-hop对于制作的要求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苛刻的时期。我们的作品大多直接、苍白、过于简单,或者对于采样无所适从的不用及滥用。这都是严峻的问题。”Badbrain补充道。

  中国需不需要Hip-hop

  那么,中国需不需要Hip-hop?曾经有人评价“歌特/仙音”为“古典音乐的下岗再就业”,目前台湾也有很多把歌曲里面加入戏曲做点缀的尝试。但问题是,那些音乐形式是日渐衰老,有朝一日会退下历史舞台的。Hip-hop风头正盛,却无法在中国以最本源的形态得到传唱。谈到Hip-hop,很多年轻人的印象都是周杰伦,潘玮柏这些将Hip-hop“变体”的流行歌手,像“哈狗帮”,“黑棒”,“LMF”,或者国内的“CMCB”,“功夫”这样的纯Hip-hop演绎者还是处于半地下的状态。在网上,有一篇文章名为《中国的Hip-Hop不是中国音乐——致所有豪情万丈的中国原创Hip-Hoper》。该文章详尽的分析了目前做Hip-hop音乐的年轻人认识上的误区,以及“中国不需要Hip-hop”这样一个论调。作者称,“我不是很苟同条条框框的说Hip-hop有四个元素,也不敢苟同Hip-Hop是一种生活态度,因为它并没有体现出一种特定的有章可循的中心思想,所谓什么‘自由’‘呐喊’‘社会阴暗面’都是后来人从其发源地的原型在一段时间内的表现形式和内容本身总结并赋予他的附加内容。站在尊重他人文化的角度上,我更乐意说它是美国黑人用以慰籍自我和寻找民族认同感的新工具。所谓Hip-hop以及Hip-hop音乐都只是一个泛概念,对于一个特定的民族和人群起到了一种特定的作用。”“中国人搞Hip-Hop可以,但因为美国黑人创造了这种艺术形式,也就是限定了一个表现形式的范围。无论你如何创造如何构建,都始终是基于他人创造的艺术形式的平台上的。”“日本或者韩国都还没有摆脱对于美国黑人文化的跟随与模仿,而中国还存在相当大一部分人缺乏像日韩一样对Hip-hop文化原产地以及人群的尊重。”

  其实这些话对于中国Hip-hop创作者的告诫依然很简单,就是对于Hip-hop这种音乐,很多人看到了皮毛,学到了皮毛,做出来的也还是皮毛。从模式到内容,Hip-hop在中国并没有像流行乐一样形成比较完善的体系,要流行起来自然还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正像让黑人学习京剧一样,中国人学习Hip-hop除非吃透整个精髓,才能把民族的东西学到手。“Hip-hop在被完全认识之前,在中国如果过于妄想成为一个主流音乐将是个骗局。即使产生了,也将是个畸形的‘笑话’”。Badbrain最后总结。然而正像内地无数推广摇滚乐的音乐人一样,这项事业依然有人在做。将来会不会有所建树是未知,需要多少年也绝无定数,但至少,它值得关注。

这个在中文中被翻译成“嘻哈”的字眼,似乎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其中带有的戏谑

将中文Hip-hop发展史话加入网摘:

365Key  | 新浪ViVi  | 和讯网摘  | 天极网摘  | POCO网摘 

中文Hip-hop发展史话文章录入:文摘录入:琴风    责任编辑:琴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