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乐手网 >> 摇滚世界 >> 名人专访 >> 人物专访 >> 文摘正文
...

您想找的文摘是:

...

Yngwie问答录

作者:佚名    文摘来源:网络    点击数:518    更新时间:2005-10-2
   
 

全部译自Yngwie的正式歌迷网www.yngwie.org,起止时间是从1999年5月到2001年8月。
1.问:“如何弹好颤音?还有,为什么你喜欢Monty Python的《Flying Circus》?最后一个问题,你还记得你第一把吉他的牌子吗,我记得好像是Polish。”
Yngwie的回答:“弹好颤音,你得多练,并且去发现对你来说什么样的声音是最好的。颤音也是一种个人化的声音,关系到你自己感觉什么声音最好,同时也与你手上的颤动技巧有关。用不同的手指都试试,看效果怎么样吧。我个人最喜欢大幅度而缓慢的颤音,它让声音延迟,并有点滑奏的感觉,这取决与音乐本身的速度。颤音也得从属与音乐才行。这也是我模仿小提琴的声音来弹我自己的颤音的部分原因。
第一次看到Monty Rython的电视系列时我还是个小孩子,我当时想他们算是这个星球上最有趣的人了。我最喜欢他们的地方是对于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你完全无法预测,但无论是什么,都将是非常逗乐的。我最喜欢70年代的电视,但他们的电影也很逗。
我的第一把吉他是一把Polish型号的,名叫Musima。”

2.问:“我纳闷你为什么停止使用‘Rising Force’作为乐队名。在新专辑《Alchemy》的封面上,‘Yngwie J. Malmsteen’s Rising Force’这个名字又出现了。我一直觉得‘Rising Force’是个很酷的名字,你不用它了我感到很失望。你的感觉呢?”

Yngwie的回答:“这个问题我被问了许多次,但答案其实很简单。在‘Odyssey’巡演之后我就不再用这个名字了,因为我解散了那个乐队,所有原先的乐手都离开做他们自己的事去了。录《Eclipse》专辑乐手全都是新的,所以我不想用以前的乐队名字。新专辑《Alchemy》用了许多最早两张专辑的素材,所以我决定再用“Yngwie J. Malmsteen's Rising Force”这个名字。将来会不会还用我不知道,但我希望用它来把我带到下一个千禧年。”

3.问:“对我来说《Trilogy》中的吉他音色比你其他专辑中的吉他音色更加特别。你的音色——尤其是节奏吉他音色很棒。为什么在《Trilogy》中的音色会与众不同呢?”

Yngwie的回答:“关于我在《Trilogy》中的音色:我的吉他、拨片、音箱、stombox二十年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我的吉他音色这么些年其实也没有什么变化。但你设置音箱盒体或混音的方法不同,声音就会有所不同。我觉得《Trilogy》或者是前两张专辑中的吉他音色并不怎么好;当我回头听它们时又不喜欢它们听起来的样子了。它们都是我开始用立体声录音之前的作品,吉他音轨都是单声道的。我不认为各张专辑中的吉他音色有何不同;我觉得不同之处在于录音室里麦克风的设置不一样,混音也有所不同。那些喜欢前两张专辑中的吉他音色的人应该是更喜欢单声道的人吧,这一点我觉得有些奇怪。”

4.问:“你最喜欢的吉他款式是什么,为什么你喜欢Fender而不是Gibson?你有时也用无线系统吗?你在瑞典的‘Facing the Animal’巡演中的演出上我没有看见电线。”

Yngiwe的回答:“我喜欢71年和71年的Strat,但我觉得90年代的Fender也很棒。我也喜欢Gibson,但它们的区别对我来说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分明。Gibson的设计很接近原声吉他,胶水粘合的琴颈,像西班牙吉他一样的f孔。而当Strat被发明时,却像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乐器,其设计上有许多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独特之处。比如,摇把设计,重心平衡而且双切的琴体。琴颈是螺栓固定的,这在各种固定方式中就很好,因为你可能随心所欲地摆弄吉他了。当然,还有琴钮在琴头的一侧而不是两侧。音色控制的设计也非常聪明,有三块拾音器,等等。如我所提到的,Gibson的各种设计都和原声吉他十分接近。是的,他们也开始改变琴体的形状设计Flying-V等等,但在Fender出现Stratocaster之前,Gibson都在制作非常传统的吉他。这并不是说Gibson不好——事实上我觉得它们是非常、非常好的吉他!我也有几把,当我希望歌曲的节奏音色厚实一些时会用它们。但99%的时候,力度强劲的改进型Strat是最适合我的。在录音室里我经常会拿起我的Gibson弹几分钟,但我又会把它们放回去,去拿我的值得信赖的Strat了(笑)。”

5.问:“你更喜欢枫木琴颈的Strat还是紫檀木的?80年代你在现场演出中好像使用两种的频率差不多。你把你的70年代的Strat琴颈上的3颗螺栓改成4颗,是真的吗?你寻找某种特别的琴体木材吗(桤木或杨木),你觉得它们怎么样——重量上?你认为它们对音色和延音有影响吗?”

Yngiwe的回答:“我有许多紫檀木的好Strat,在录音室里就用它们。紫檀出力不猛,而枫木音色就有点太亮了,有更多噼哩里啪啦的声音。但我不在舞台上弹紫檀木的Strat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枫木配上浅奶油色的琴体更漂亮(笑)。我很喜欢奶白色的Strat,白色的护板,枫木琴颈,大琴头——这是我最喜欢的。我有上百把这样的。我在台上演出时经常会把吉他抡起来,三颗螺栓的就没有四颗的牢靠。这种改装也来自三颗螺栓所受到的许多批评——吉他背面装金属板的地方有一个六角固定螺丝,它是让你改变琴颈的角度用的。改成四颗以后演出时这个螺丝就不容易移动了。吉他的木材对我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只是喜欢琴体重量轻一点。也许你会说轻的吉他低音更多一些;重的吉他密度更大,低音就少一些。也但不总是这样,因为吉他是琴颈、琴体、拾音器、弦等等的结合体,它们一起才决定了吉他的总体音色。”

6.问:“我想知道你在第一张专辑《Rising Force》中用的是什么拾音器,而且我想知道你的其他设备还有乐队其他人在这张专辑中用的设备。我喜欢80年代早期的金属,而且我认为你的第一张专辑是重金属中最好的。”

Yngwie的回答:“旧的70年代Marshall Mark II和DOD是我最喜欢的声音,你在第一张专辑和其他专辑的大部分中听到的都是它们的声音。差不多从1978年以来我一直在用DOD。设置真的是依赖表头——每个的表头都不一样。你知道它们是什么样的:旧的250,没有主音量,真的很老式,就像68年左右的。它们就像是只有“开/关”——你只好让所有的都开到最大,真的是非常大声。他们作了许多50瓦以上的;它们更像是200瓦的,真的!录音时,我不用效果器组,只是用一个和声器、DOD就够了。吉他没有回响——是很直接的吉他声。现场的设备之一有点像是‘分赃’:回声和立体声跨过了舞台,有点像是从两侧的音箱墙来的延时。真的是很长时间的延时,差不多有一秒钟。我在弹赋格类的东西时用它。而在录音室里我不这样干,但在现场专辑里我用得很多。尽管一张专辑的声音会因最后的混音和制作而或多或少有些改变,我的录音设备却不会变。像我以前说过的,它们都是我二十年来一直用的同一套东西,从我一开始录音就没有变过录音设备。我觉得一旦你找到了好的声音就会坚持它了。”
(原文网管注:Yngwei的设备和设置的更详细资料请参阅本www.yngwie.org之Equipment页)

7.问:“你会为巡演剪某种发型吗,就像Satch和Vai为他们上一次巡演所做的?连Ritchie Kotzen也这么干了,瞧瞧他的网站。1999年你做父亲了,会改变发型吗?”

Yngwie的回答:“不会。说这些干嘛。”

8.问:“许多人不听你的音乐,原因是你有着所谓的骄傲自大态度。有很多人都说你非常傲慢。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说你?也有很多人说你是个难于共事的人,但当我看到你的访谈和你在网上给歌迷的回答,我觉得你是个谦逊的人。你会说自己这么些年来有所改变吗?或者只不过是别人给了你坏名声?”

Yngwie的回答:“唔,对于这些评论我会给他们一个多血症的回答……(笑)而且恐怕我不是一个十分谦逊的家伙。但让我来修饰一下这种说法。当我在大约15年前出道时还很年轻,只有19岁,急于成功,非常有闯劲。我肯定自己犯了许多错误,冒犯了很多人,或者过于情绪用事,这些行为造成了对于我的骄傲自大的普遍意见。但是当我回头去看我所接受的采访或者听自己以前的专辑,唔,当我想到自己早些年的生活处事方式时,总是觉得那是和现在的自己完全不同的一个人。十五年的事业会让一个人有很大的不同。确实,我不会说现在自己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或者别的什么人,但我觉得自己成熟了。不变的是我是个直肠子,不会隐瞒自己的想法。有所改变的是我在处世上更加老练一些,会考虑到自己的言谈举止的影响,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我真的更加理智了。我想愿意重新评价我的人们会得出很不一样的评论来。我更愿意把我的成就看做是努力工作的结果而不是个性使然。现在我并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形象,因为我清楚自己是谁,我能和不能做什么,对于我的天赋和能力我非常自信——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任何事。当我看到别人用他们陈旧的观点所写或说的我的坏评论时,我也会感到恼火。但平静下来之后依然故我,也不会在晚上担心这些而失眠。”

9.问:“在我所读过的许多关于你的演奏技巧的文章中,经常被关注的是你的大幅度的极具表现力的颤音。北印度的音乐家叫它作andolan,我注意到它们有相似之处。我这样说是因为我看到一篇Walf Marshall的评论(在他谈你的独奏的书中),他说你受到来自Mahavishnu管弦乐的影响(诸如此类的话)。它们之间真的有联系吗?”

Yngwie的回答:“我经常被问到我的颤音的问题,它像是小提琴手的颤音。这是因为我小时在我母亲的古典音乐专辑中听小提琴独奏的缘故。我信任自己的耳朵,根据弹出的声音来调自己的颤音,直到它成为我所希望的声音。在很小的时候我在瑞典也曾经被一个俄国小提琴手在电视上演奏帕格格的二十四首随想曲所迷住——我想在吉他上仿效那种充满热情的小提琴风格。所以我的颤音技巧的得来更多地归功于伊扎克·帕尔曼或平卡斯·祖克曼,而不是印度音乐或别的摇滚乐手。也没有什么直接来自John McLaughlin的影响,尽管他是一个很棒的吉他手。我从来都不怎么喜欢Mahavishnu管弦乐,因为它太无调,不合我的口味。”
10.问:“你对歌迷私自录制你的演唱会并进行交易怎么看?”
Yngwie的回答:“我非常反对这样,完全不喜欢。违法制售有两点是我最为讨厌的:
第一,我不能控制其质量——对于它的复制及包装质量我无法控制。如果我发行了一张现场专辑,它将会——不管人们怎么想或怎么说——比任何私下制售的录音要好得多。而且在这些违法制售的所谓专辑里面有许多照片简直是滑稽!而且,我知道还有人在制作我的音乐的所谓‘小样’CD,因为任何人都能够从一张正版CD里面摘一段出来。但我的专辑里面歌曲的顺序的有明确意义的——这也是一位艺术家的一部分创造过程。那些盗版内容乱七八糟,歌曲彼此不相配的也凑在一起。
第二,我不喜欢别人挣我的辛苦工作之外的钱。否则为什么人们会认为首先应该有版权法来保护一位艺术家对其工作的忠实?事实上在我自己有的CD中就有某些人制作并出售的我的旧小样,比如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早期的作品,还有我在瑞典、日本等地方的演出。这些钱都给谁了?不是我。当然,钱并不是我发行专辑的最终目的,但你知道吗,它们是我谋生的办法!我知道有的歌迷希望得到所有被制作出来的录音,不管其质量是多么糟糕,但他们应该意识到买盗版并不是对我的支持。他们是在支持某些和我完全没有关系的人。歌迷们愿意这样吗?”

11.问:“你那种挖过的指板有什么优点和缺点?那种指板和腱鞘炎有什么联系吗?”

Yngwie的回答:“其优点是你对弦可以控制得更好,你可以不用很大力气压下去就准确而紧紧地‘抓’住弦。挖槽并不会让你弹快得更快,只是让你对弦的控制更准确而已。要说缺点,我想挖槽的指板对某些不习惯的人来说可能会难弹一点。至于说引起腱鞘炎,我完全不同意——它不可能有那种作用。多年前我就有腱鞘炎,85年吧,但自然而然地好了,因为我喝了许多Gatorade(给他力)牌的运动饮料,它含有许多盐分和矿物质,尤其是钾,它能够帮助润滑腱鞘。在舞台上和录音室里灼热的灯下会流许多汗,这会使你失去矿物质。以前我就听过人们抱怨挖槽的指板,但我真的不相信他们的问题是由这种指板造成的。用任何一种指板弹得太多了都会引起腱鞘炎——就好像经常用键盘和鼠标的人会得腕骨隧道综合症一样。它也可能与按弦的手型有关,按得太用力或手腕弯得太厉害。所以这并不是指板本身的问题,而是你的手按弦的位置可能有问题。如果你害了腱鞘炎,你得检查一下自己的弹琴习惯。是不是弹的时间太长了,在弹持续的重金属低音之前要用慢速热手,或者你也可以换到轻松一些的把位,等等。有些人的腱鞘可能更容易出毛病一些。我自己出过腱鞘问题后来好了,而那以后它们就再没出过毛病了。”

12.问:“Yngwie寻找巡演乐手或演出乐手有什么经验条件吗?还有,他在摇滚演出后吃和喝些什么?”

Yngwei的回答:“巡演乐手是这样组织起来的:主要是我的经纪人去找人,因为他的生意合同很多,但很明显我要参与决定他所雇用的任何一个人。他们应该有好的职业道德,达到所要求的技术水平。如果他们以前有演出经验,并且由与他们为之工作过的人来推荐,就更好了。一起巡演的人应该是可靠的,值得信赖的。如果诚信方面有任何问题,他们会立刻被解雇。至于说饮食,通常是那些运动员吃的,以及合同上写明被提供的饮食。有时完全就是演出当地的普通食品,或者隔壁餐厅的饭菜——这得看具体情况如何。在日本,我们就是吃当地的食物。我对此并不挑剔,因为通常有许多好东西吃,呵呵!”

13.问:“我刚当爹,我想知道Yngwie如何找到当父亲的感觉,还有他感觉这会如何影响他的人生和音乐。”

Yngwei的回答:“有了安东尼奥(其子)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他现在还是一个小家伙(10个月)——他已经有自己的思想了。每次抱着他我都完全感动了。他还不太会说话,但当他开始告诉我他想要什么时,我可能得给天上的神打个电话,召集起一些力量来才行,因为我不能拒绝他的任何要求。他的如此可爱。你知道,我不算是个宗教徒,但当我看安东尼奥的眼晴时,尤其是在我抱着他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我知道世界上真的有神了。而这不仅仅是相信有神而已——我知道。安东尼奥是最迷人、最美丽、最聪明、最健康、最令人难以置信的小孩。每天我都感谢我的幸运星让我拥有了他。”

14.问:“我想问你是如何看Eddie Van Halen?”

Yngwie的回答:“我认为Eddie Van Halen是很棒的。他绝对是伟大的——我想他的前三张专辑都是名符其实地好。事实上,今天我从电台上听到那几张专辑中的一首歌,对自己说:‘真的很酷啊!’当Eddie刚出现时,我觉得他是带着某种非常新鲜的东西出现,与David Lee Roth和他的乐队有关的一切都是很棒的。在他的一些新近的专辑中,有一些歌听起来没那么有力度了,但他会再回到以前的样子,并且再一次让你吃惊的。他的专辑我基本上都有,我也喜欢他的音乐素材。在我和他之间从来没有像早年那些杂志所报导的不和。我一直把他当作一个艺术家来尊敬,现在依然如此。”

15.问:“你依然试用新的设备吗?如果是的话,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吗?”

Yngwie的回答:“许多年前我就已经找到了最好的设备组合,按我的观点就是Fender Strat、DiMarzio拾音器和Marshall Mark II音箱(50瓦)。而且我持这种观点:如果它没有坏就不要去修它。(笑)设备上的问题我始终是很简单的,因为我不喜欢许许多多的效果和设备什么的。但是,很显然如果说到录音设备,我就会开放点了,这方面事情变化得很快而且在整个过程会变得越来越好。在我的录音室里最近的设备是Randar II 24位硬盘录音机,它用起来真是个让人吃惊的好家伙,还有我的Otari Elite 64轨控制台。在这方面,我喜欢把类似电子管驱动的外置设备和许多现代的数字设备混合起来用。”

16.问:“在装有悬浮的摇把系统的Strat上,黄铜的琴枕与骨制的或石墨的琴枕有什么特别不同之处?”

Yngwie的回答:“最大的优点是你不同每个月都换它。要说声音的话,空弦音更透亮一些。”

17.问:“我是应该留着我的81年的Gibson Les Paul,攒钱买新的Malmsteen Strat,还是应该卖了Gibson现在就去买Strat?我有一个Tommy Folkesson改过的100瓦Marshall扩音器,增加了三个通道和一个主音量控制。如果你知道Folkesson是如何改造扩音器的声音的,这个扩音器和50瓦的开到最大时相比怎么样?”

Yngwie的回答:“如果你有一个Folkesson,那你一定是瑞典人,对不?100瓦的扩音器声音细声细气的——绝对比不上Mark II声音的温暖,音量上差不多,但音色并不如Mark II的好,更粉一些,不过要是你想听起来像Angus Young这种声音也不错。假如你银子够的话,就留着Gibson,再买把Strat吧。我就有几把Gibson,因为有时候我在歌里也需要它们的音色来和Strat的音色形成对比。但是,如果吉他之间互相挑战的话,没有什么能够击败Strat!”

18.问:“我刚得到你在巴西利亚的现场CD,我注意到有两首歌——《You Don't Remember》和《Heaven Tonight》在目录里面有,但在CD里面并没有。是发行出了错,还是别的什么问题?”

Yngwie的回答:“那两首歌在CD内页的演出节目单上有,但在CD里面没有。原因是这两首歌演出的效果不是很好,再说它们反复唱,唱得我都腻了,所以我决定在CD里面省掉它们。”

19.问:“为什么你那么讨厌《Fire and Ice》这张专辑?它们可是我最喜欢的专辑啊!”

Yngwie的回答:“我不是讨厌它。我只是不像喜欢其它作品那样喜欢它,因为它良莠不齐。一旦我录好一张专辑,我很少再去听它,对已经过去的作品我非常挑剔。那张专辑中的有些歌不够有劲儿,像《Teaser》。有些歌,像《Dragonfly》,现在我会对它进行很大的改动,因为它的结尾音乐不是很好。另一方面,这张专辑也有一些我最好的演奏曲,《Perpetual》和《Leviathan》就是。我觉得《How Mamy Miles to Babylon》是一首很非常有力的歌。这张专辑整个录制期间的情况也影响我对它的感觉。乐队都感觉很疲倦,灵感已经丧失,尤其在歌手是如此。所以我对一张以前的专辑的感觉不仅仅是它的声音。”

20.问:“关于交替拨弦,是手腕运动好,还是前臂运动好?下拨怎么练?你能解释一下你的令人惊异的扫拨技巧吗?”

Yngwie的回答:“对于来说,交替拨弦时具体动作要看弹得有多快。如果很快,整个腕关节都在动。如果是弹慢速的琶音,手腕就不动,只有握拨片的食指和拇指的运动。学习这种技巧最重要的是不要弹超出你的能力的东西。换句话说,你得要能够把左右手协调配合起来。在真正弹好一段之前不要加速,这是我对你提高技巧的建议:别弹太快,要用你的耳朵来弹!如果听起来声音混浊不清,就慢点来,要弹得正确。然后才加快速度。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练习或音阶可提供给你。我的建议就是:多练。”

21.问:“我听说你有一首圣诞歌曲在日本版的《Merry Axemas》的第二卷里面,是真的吗?如果是的话,是哪首歌?”

Yngwie的回答:“我可不知道有这回事。我没有录过任何圣诞专辑,所以你提到的可能是盗版或者有人私录的我在某地演出的小样什么的。如果你有这东西,我倒想听听,因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专辑。”

22.问:“我已经准备要把自己的新Star的指板开槽了,但用什么工具来开槽最好呢?”

Yngwie的回答:“我的第一条建议是你先别拿你的新琴开刀,找个旧指板先操练一下!用大概半英寸的锉刀,要非常小心地干,一步一步地来,这样才不会毁掉你的指板。开槽的深度取决于你自己的感觉和声音。我自己弄的时候,所有的槽都是一样深的。抛光开出的槽要用好漆——不要喷上去,要用刷子。漆要上得很薄,再干它个两三天。重复上漆和阴干的过程。然后用质量好的刷锅用的‘百丝洁’来打磨表面(“金属擦”?!),要注意打磨之前漆必须干透了!”

23.关于多伦多的演出,只有Yngwie、John和Randy上场:“你大概是11:15上台,开场曲是激烈而大音量的《Blitzkrieg》,而看看座位上的节目单,我觉得有些奇怪。这时我注意到Mats不在台上,他的键盘也不在。下一首歌是《Highway Star》,Jorn也不在演出乐手之列,于是我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事。我怀疑Jorn和Mats没能过境,还有你的随行物品也是。出什么事了?”

Yngwie的回答:“星期五晚上在加拿大多伦多的演出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那个星期之初我们得知巡演经理(他将因一些原因而被解雇)并没有给乐队的全部成员办好应有的在各国进出的手续(签证、通行证等)。于是我便面临着选择,要么全部取消演出,要么照演艺界的老规矩‘演出绝不可停’进行巡演。星期四晚我们在布法罗市附近演出了——这是个离多伦多很近的城市,但我不得不按日程第二天晚上去加拿大。因为自从我在加拿大演出过以来,有大量的歌迷发电子邮件来要求我再去演出。我们告诉了演出组织者我们的情况,询问他们的意见,而大家意见一致:人们冲着看Yngwei Malmsteen而来,如果取消全部演出他们将会更加失望。我不想让歌迷失望,他们是我在舞台上付出110%的努力的原因。我真希望乐队全体成员那晚都能和我们一起出现在舞台上,而不是坐在货物箱上呆在边境。至少,我希望把我所有都给予的都给予多伦多的歌迷们,而不是取消演出,走掉,让他们一无所得。——你们真诚的Yngwie Malmsteen。”

24.问:“你怎么看Randy Rhoads?”

Yngwie的回答:“在我搬到美国之前我都没有听说过他。1982年我去看Whitesnake的一场演出,Ozzy给他们开场,他有一个吉他手名叫Brad Gillis。有人告诉我Brad是Randy Rhoads的替代者,后者不久前刚因意外事故身亡。后来我听到了Randy在世时Ozzy的专辑,我对自己说这是个有巨大潜力的人啊!——非常棒的旋律感,能够在同时做到完全地疯狂和严谨。而我们将永远听不到他更成熟的演奏和作曲,这太可惜了。”

25.问:“当我住在美国时会怀念许多瑞典人……你有什么特别怀念瑞典的地方吗,或者你已经是101%的美国人了?”

Yngwie的回答:“我怀念瑞典风味的土豆片,那些食物,还有我以前喜欢的某种啤酒。但我不怀念那里的气候!你已经意识到我有一半的时间是住在美国,所以我在这里完全有家的感觉。但是我要说我的思想完全是欧洲式的,也就是说我主要信奉欧洲文化和习俗。”

26.问:“我曾经学着像你那样绕着脖子抡我的Stratocaster。我甚至还有你在80年代用过的那种白金色DiMarzio。唯一的问题是甩吉他时背带钮容易松,吉他就会掉下来。你是怎么防止这种情况的?还有,你如何防止Stratocaster的传统问题,也就是拾音器的哼声。”

Yngwie的回答:“背带钮的问题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所以我也不知道如何向你建议解决的办法,要不你就注意一下抡吉他的力度别太大(这好像是在研究抡吉他的技术!),这样背带的张力也不会太大。关于哼声的问题:把拾音器换成YJM款或DiMarzio HS-3。”

27.问:“最近我找到你的《Trilogy Suit Op:5》的六线谱,其中第二段主题被写成三根弦上的琶音,但我一个弹吉他的朋友弹的是两根弦上的琶音。能告诉我你自己是怎么弹的吗?”

Yngwie的回答:“我想你说的是那段A小调主题吧,在专辑中只是两根弦的琶音。不过这么多年来这一段我弹得是越来越技术化了,三根、四根的琶音都弹。我得告诉你,大多数出版的歌本只有85%是正确的,有的甚至更少。正确的程度由出版公司(Watanabe、Hal Leonard等)所雇用的编谱人来决定。你可以通过看我的一些教材或演出video来知道我某个riff或曲段的弹法。”

28.问:“哪张专辑是你最喜欢的?为什么?”

Yngwie的回答:“我真的找不出一张所谓最喜欢的专辑——有很多都是我喜欢的。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专辑的录制过程是极端地苛刻和辛苦。对我来说,最有趣的过程是作曲和编排的过程……原始创作的努力是最有意思的,我喜欢。而实际的录制过程就没有那么有趣了。我的前半打专辑录得非常辛苦,等我干完录音室里的活回家时感觉轻松多了。
 
29.问:“你在现场教学时用什么设备?”

Yngwie的回答:“由于大多数现场教学都是在乐器店或小房间里,所以我用Fender Roc Pro 1000扩音器。它在低音量时音色也很好——显然开到头的Marshall对近距离接触的现场教学来说太响了。”

30.问:“你在舞台上最糟糕和最高兴的经历各是什么?”

Yngwie的回答:“到如今我在舞台上已经有好多年了,要指出某一场来很难,但我可以给你举一些例子。有一次我弹得太用力,手指被琴尾的螺丝刮伤,差点把指甲刮掉。鲜血流满了整个吉他,但我仍然在弹,因为当你完全沉浸在演奏中时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但事后实在太痛苦了!要说我最好的经历,我可以说一个很特别的事情和一件普通的事情。1996年我在巴西利亚演出,我们开始唱《Far Beyond the Sun》,成千上万的观众跟着唱整首歌的旋律,人声的、吉他的!我简直不能相信!另一个普通一些的最好的经历是有一次当我在乐队进入之前,用古典吉他前弹《Adagio》的前奏的时候发生的。我闭上双眼,感觉到了我成长的整个历程——我想到了我所失去的和我所成就的,我是如何努力工作才达到今天的地步,那些已经去世的人我有多么怀念他们,像我的母亲、我的祖母、我的哥哥……我的眼里涌出了泪花,完全沉浸在了那一刻中。然后乐队进来了,我们开始演奏各自的部分……仿佛太阳升起,我再一次得到了救赎。这就是为什么在人们依然批评我弹琴没有情感时,我不予置评的原因。”

31.问:“你有什么歌曲是献给你母亲的吗?”

Yngwie的回答:“有的,《Odyssey》专辑中的《Memories》就是在她1987年因癌症去世后不久写的。在她的葬礼上我弹了Albinoni的《Adagio》。1990年的《Eclipse》专辑中的《Motherless Child》也是有关她和我在失去她之后的感觉的。”

32.问:“对于悬

[1] [2] [3] 下一页

将Yngwie问答录加入网摘:

365Key  | 新浪ViVi  | 和讯网摘  | 天极网摘  | POCO网摘 

Yngwie问答录文章录入:文摘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