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乐手网 >> 摇滚世界 >> 名人专访 >> 人物专访 >> 文摘正文
...

您想找的文摘是:

...

与高旗对话摇滚乐

作者:佚名    文摘来源:不详    点击数:518    更新时间:2008-4-2
   
摇滚乐将再现高潮还是继续受阻?



《音乐周刊》:去年歌坛有一个现象很受关注,就是几个摇滚重量级人物,像崔健、许巍、郑钧,之前还有汪峰都出来开了大型的演唱会,反响都还不错,你也在东方先锋剧场举行了一场不插电的小型演唱会,有人就说,去年真是摇滚乐得一个好时候。

高旗:对阿,除了那几场演唱会,一些露天的音乐节办得也称成功,比如迷笛音乐节,还有个什么“绿色北京”的系列演出,都很成功。



《音乐周刊》:那你觉得,在这个好势头之下,内地摇滚会不会因此迎来一次复苏?

高旗:我觉得应该可以吧,大家越来越喜欢各种不同形式和风格的音乐,慢慢玩的人越来越多,就把它摆在一个正常的位置上了,有一些观众喜欢这个,那就让它正常区发展。



《音乐周刊》:但是今年各大场馆不让开演唱会了,会对这个有影响么?

高旗:那还有各种露天音乐节阿。这是另外一种好玩的方式。



摇滚乐是否开始变软?



《音乐周刊》:现在出来的摇滚乐队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好现象,但是也有人发现了新问题,就是感觉现在的摇滚似乎比原来软了很多,这种东西似乎正在大行其道?

高旗: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娱乐态度的问题。重型的音乐有很多也特别好,但多是在地下你听不到,很多只有像在谜底音乐节才能听到,都特别有范儿,但是他们总是很难到前台来,到前台的都是些嘻嘻哈哈,在说一些什么都没说的音乐。可能时代就是这个审美特点吧,所以说,只能是自己把握自己不迷失吧。真正的摇滚精神,每个人自己都会有自己的定义吧。我们做音乐的精神还是比较到位的,毕竟是有一种摇滚的强悍的兽性的东西在里面。



《音乐周刊》:你曾说过,摇滚乐就是要表现人的兽性的一面。

高旗:对,这个我绝对提倡,现在还这样提倡。可能现在的摇滚里面大家开始拿出了柔情的一面,但在骨子里面,本性里面,还是有兽性的感觉,它超过了所有人的装饰,是最原始的一面。



《音乐周刊》:但是现在的主流人群似乎还是更接受那种礼仪教化的东西,这才叫文明嘛。

高旗:是这样,现在我们每次去电视台做节目,他们还在问,说你们唱摇滚的就是哇哇哇一通乱喊,完全就是贬义的意思。但是我认为一通乱喊应该是一种褒义,还得这样提倡,但是实际上这种暴露兽性的东西就是真实的,可能台湾人感觉不到,北方人就更能体会这种感觉。



《音乐周刊》:但从去年来看,几位摇滚老将崔健、张楚、郑钧还有许巍,他们原来身上这种兽性的东西似乎慢慢呈流失状态,他们变得越来越温情平和了,许巍就说了,到了这个年龄已经不再适合从前那些愤怒呐喊的东西了,都这么大年龄了,也已经不是他的生活状态了。

高旗:其实我完全能明白,我也能感受到自己身上这种东西的流失,我可能能明白这个道理,但现在自己是不是这样,也不能百分之百的就这样说,可能也是跟不同的人有关,随着年龄的增长吧。十年前我搞音乐,感觉内心就是有一种能量,你要不让它爆发出来还真不行,现在可能就没有那么强的能量了,也在想一些比较天高云淡的事,比较开的事情,有一些其它的不同感受。



《音乐周刊》:是不是尽管眼界看得更开了,但表达的方式还可以依然保留?

高旗:也没有,就说那种能量的感觉,好多人会说,现在像我们这样,是变得成熟了,但有时我会觉得不是成熟了,而是懈怠了,可能这种东西是需要保持才能有最好的状态。



《音乐周刊》:可能年轻时的那种冲动已经少了很多。

高旗:是的,其实那时候就是一个表达的顶点,也不是年轻就是幼稚,那时候是能量大。



摇滚乐离主流该远还是近?



   《音乐周刊》:相对于许巍他们而言,似乎你身上这种能量的东西保留得更多,是不是也是因为相对于他们,你离主流圈子的距离保持得更远?

    高旗:我觉得还是每个人自己的感受吧,距离你不管怎么着,还是得看每个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也不是说能不能扛得住主流的诱惑,而是这个人是怎么样,他就会怎么往下走,其实我和郑钧、许巍他们都比较熟,大家平时也都聊得比较多,我觉得我们这几个人的共同特

点就是又比较热情,又比较书生气,经常喜欢探讨点生命的意义什么的,从小就这样。所以说,这与跟什么接触没什么关系,还是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最重要。



   《音乐周刊》:许巍的改变,包括花儿以前跟现在也不一样,有人说,这跟他们进了百代这样一个主流商业的公司有关系,让他们只能慢慢向更市场化更主流化去靠近去改变,以前你在华谊时,公司对你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要求?

    高旗:没有,其实在华谊时,袁涛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摇滚迷,骨子里就是每天都听重金属的那种人。



   《音乐周刊》:那后来为什么离开华谊?

    高旗:也是因为后来公司变化比较大,他们忙不过来,正好跟小卢(庚戌)他们这边聊得特别好,当时正好跟华谊的合约也到期了,我就过来了。



以摇滚的名义与“水木年华”互动



   《音乐周刊》:新公司是怎么规划你的?

    高旗:磨合的挺好的,就是希望既能保留自己的东西,也能有一定的市场。



   《音乐周刊》:水木年华现在也频繁地做一些商业的宣传,参加各种商业的主流的活动,他们的名声越来越大,但是有人就觉得他们现在距离从前那种音乐感觉与品味也越来越远了。

    高旗:这要看怎么说了,有几首好歌深入人心的对他们有了这种印象,但是他们在音乐方面的追求,我觉得反倒是更深了。新专辑我也听了几首歌,他们现在也希望音乐能更丰富,区别跟原来的挺大的,差得很远。



   《音乐周刊》:他们是先把自己打入主流,建立一个广泛的听众群,有了这个基础后,再转过来表达自己的音乐追求,这是一种曲线救国,推广自己的方式。

    高旗:对对对。



   《音乐周刊》:那你会不会借鉴这种推广音乐的方式呢?

    高旗:我是有点反过来了,我是一开始出来就是重金属,现在倒有点慢慢往回走了。



   《音乐周刊》:有时看到你也会参加一些活动和节目,干一些跟音乐无关的事情,有次节目居然让你谈的主题是健身问题?

    高旗: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反正是有宣传就得去做呗,说白了就是艺人这一套,你就得去做。



   《音乐周刊》:有人似乎特别反感艺人这一套,你呢?

    高旗:我是肯定也不太愿意,但是为了工作,有时也是正好到了宣传期了,宣传期时肯定还是要多曝曝光。因为这是你自己的事,你不做也没有人会替你做。其实做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听到我音乐的人越多越好。

将与高旗对话摇滚乐加入网摘:

365Key  | 新浪ViVi  | 和讯网摘  | 天极网摘  | POCO网摘 

与高旗对话摇滚乐文章录入:文摘录入:琴风    责任编辑:琴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